邵樹官(石琴)小品展在杭州舉行

來源:中國網 編輯:劉瑞 發布時間:2020-07-31 18:15:10

“天光云影——邵樹官(石琴)西湖小品展”七月底八月初在杭州恒廬美術館熱展,細細品味38幅佳作,虛空淡雅,儒理、禪機、畫趣有機融合,可謂個性鮮明,筆簡卻神韻十足,不失為難得的西湖印象水墨神品。

邵樹官(石琴)即興在信封上作畫

天光云影——邵樹官(石琴)西湖小品展

杭州畫家邵樹官生在西湖,長在西湖,讀書、撫琴、作畫,伴隨著西湖的春夏秋冬、陰晴雨雪60多年。少時從阮性山先生學習畫梅,后又從大石門人徐從初先生游藝,喜好董其昌的書畫筆法,石濤山水,鐘愛古琴,故自號石琴。

恒廬展館一景

邵樹官(石琴)與參觀者交流互動

古往今來,西湖的題材很難畫,有個性的佳作極為少見,很多畫家都不敢輕易觸碰,因人們對西湖的印象有了固定的認知,稍有“不妥”都會產生“非議”。邵樹官(石琴)是個多才且有趣之人,對生于斯長于斯的西湖自然有著獨一無二的情感,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,而西湖在邵樹官(石琴)心中仿佛也有萬千個模樣。他是個有追求,有理想的當代表現主義藝術家,近50年的從藝經歷的磨練,加之與西湖山水在筆墨中不停的碰撞、交融、變化!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”,而邵樹官(石琴)從儒理、禪機、畫趣中感悟,虛空、淡雅的筆墨表現才是自己心中的醉美西湖印象。由此,在他畫筆下的枊陰、游船、湖光山色,淡墨更勝于濃妝。

細細品讀西湖小品,有人說小即是美,邵樹官(石琴)惜墨如金,但尺幅千里。其實真正的大美是體現在作品的虛空、散淡的禪意哲理之中。畫中了了數筆樓臺亭閣、小橋曲欄都蘊含豐富的哲理故事和人生感悟。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心中脫去塵濁,自然丘壑內營,立成鄄鄂。湖中三潭,邵樹官(石琴)畫的尤多。三潭的位置,或上或下,或左或右,不拘一格,信手拈來?!叭队≡?,石塔如瓶。立于湖中,為西湖第一勝境?!?span style="text-indent: 32px;">邵樹官(石琴)畫三潭,逸筆草草,妙在似與不似之間,影姿綽約,西湖之神之魂頓顯。從邵樹官(石琴)用筆墨的運用,特別是畫中線條簡練,筆墨淡雅。細看色彩層次又極其豐富!芙蓉如面枊如眉,西湖在他的筆下宛如清新脫俗的素顏少女,給人恬淡朦朧的感覺。人生就是一種模糊,一份糊涂。對人生的看淡也許是邵樹官(石琴)真正想要表達的吧。

師古不泥古,從邵樹官(石琴)的西湖系列,可見作者,不我循規而不愈法;尚古意而求新的探索。如“從空處想鴻蒙”瀟灑點,線、面之組織;“湖山佳處”“白堤曉霧”之形式美;“夢里夢外的西湖”意識流;“煙波淡蕩”之高古清新之趣。邵樹官(石琴)好古木奇石,性乖張,不待見于常人。作畫隨性而成,畫梅從阮性山先生起;作山水,竹崇尚清湘;自大石翁門下得其意趣;又癡迷于今人三石樓主之創意。今觀展西湖小品可窺一斑。

蓋因欲作散淡之畫,應先做散淡之人。邵樹官(石琴)為畫,不是職業,不算專業,不是飯碗,不換斗米。春夏秋冬,筆耕不輟,信手拈來,直抒胸臆,寫的是生活、是真愛、是自在。唯有散淡真得自在,吾以吾筆寫畫吾心,片紙滴墨醉夢西湖,一文不值千金不賣。正是他心胸散淡豁達,西湖小品脫俗超然。

葦江為其《天光云影》小品集作序:凡大美者,多不可言說,或不可盡說,訴之以翰墨、韻律、影像皆然。西湖,大美者也,造化神來,而人心映射萬殊,各呈異彩,固其宜矣!邵樹官(石琴)畫西湖,求其異者也。其畫雖有師古之痕跡,而更多獨具之心解。入目空靈、混沌、光影透射,不經意間跳脫出清新秀麗?;匚赌?,燦然神會!問其所以然,則曰:“‘弄不靈清’是我師?!?span style="text-indent: 32px;">邵樹官(石琴)奇人也!邵樹官(石琴)之畫,真奇畫也?。ūR國良 文/攝)

人妻日本三L级香港三级